你的位置:kok娱乐体育 > kok娱乐体育动态 > 从亚洲冠军到东亚亚军 中国女足出现新的隐忧

从亚洲冠军到东亚亚军 中国女足出现新的隐忧

时间:2022-07-28 09:03 点击:175 次

  赛前,当被问到这次遇到日本女足,中国女足打算如何应对这个老对手时,水庆霞并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,只说了一句:

  “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。”

  然而在比赛结束之后,如果这就是水庆霞和中国女足的姑娘们让我们看到的东西,那看与不看,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区别。

  因为日本女足的实力明显超出于中国女足,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实。这一点,不会因为一个亚洲杯冠军就发生什么实质性的变化。

  7月26日晚上,随着中国女足与日本女足握手言和,东亚杯的女足比赛全部结束。

  在三场比赛当中,中国女足在中国台北女足身上拿到了唯一的一场胜利,而在日韩这两个老对手面前,都只获得了一场平局,而且哪怕是这两场平局,都得来不易。

  对阵韩国女足,中国女足大部分时间都处于下风,先丢一球的他们凭借定位球扳平比分,最终能够收获平局,还要感谢韩国女足在比赛末段的把握机会不力;至于在日本女足面前,中国女足的劣势就更为明显,控球率落后对手36个百分点,射门数也比对手少了足足8次。

  这其实是一场事关东亚杯冠军归属的比赛,但从比赛的过程看起来,这一点也不像是一场决赛。

  在日本队的9次射门当中,不乏一些非常有威胁的进攻:

  日本女足的年轻前锋植木理子,还奉献了一脚击中横梁的远射:

  而反观中国女足,谈得上威胁的一次进攻就是如此,而且还没有形成射门:

  整场比赛,基本都由日本队牢牢把控其中的节奏,中国女足只能在体能充沛的时间段短暂输出压力,而一旦有人跟不上球队的脚步,很快就会被对手抓住,从而使得局势被逆转。

  在中国女足阵中,这名球员就是张睿。

  今年已经33岁的她,已经无法在这种高强度的比赛中,站住中场中路的位置。她虽然拥有着身高腿长等硬件优势,在比赛中还有上前参与进攻的任务,然而一旦进入攻转守的状态,她的跑动能力不佳的问题就会迅速暴露,尤其是在对手的映衬下,就会凸显得更加彻底:

  张睿跟不上,身旁的姚凌薇就要替她多跑动;姚凌薇到处跟着球跑,边前卫就要帮助他覆盖原来的位置;边前卫无法按计划在进攻端投入精力,那么王珊珊和王霜就要承受更大的压力。

  然而,王珊珊也已经32岁了。

  这就是中国女足暴露出来的最大问题,而这一问题直接导致了中国女足无法形成亚洲杯时期的战斗力。如果将这支中国女足放到亚洲杯半决赛上,她们很可能无法在120分钟内连续扳平比分,为自己赢得点球大战、淘汰对手的机会。

  实际上,在此前的两场比赛里,水庆霞也使用过张馨和杨莉娜等其他球员,但她之所以在决赛场上选择信任张睿,一方面在于后者的传接球质量更为稳定,一方面也在于替代者们年纪其实也不小了。

  比如张馨,她只不过比张睿小了3岁而已。

  带有友谊赛性质的东亚杯,冠军含金量不会很高,大多数球队都会选择在这种场合培养新人,完成关键位置的新老交替,就像水庆霞在3场比赛连续使用21岁的汪琳琳,不惜把吴海燕、李佳悦牢牢地按在替补席上一样。

  如此选择,收获的结果就是年轻的汪琳琳获得东亚杯最佳后卫的荣誉,中国女足则在世界杯前又有了一位可以信任的优秀后卫。

  但是,其他位置呢?

  面对韩国队的冲击,面对日本队的传跑,中国队在中场无法建立足够的优势,于是每每到了危险时刻,我们只能把球传给遥远的王珊珊,将希望寄托在她的个人能力上。

  王珊珊值得信赖,但对手也很清楚,王珊珊值得被针对性限制:

  这样的犯规,对手根本不会吃到黄牌,而我们的进攻却失去了时间上的机会。这仅仅是一个回合的较量,而在比赛中,类似的较量会发生很多很多次。

  如果我们始终无法打破对手的限制,那么问题其实出现在我们自己的身上。

  这届东亚杯,中国女足有着一些明显的客观困难。

  王霜、唐佳丽这两名关键的球员,身体并未处于最佳的状态,所以在排兵布阵上,水庆霞面临着很多制约,比如她只能把大部分的对抗和接应任务交给王珊珊,而难以为她找到分担压力的方法。

  这的确是中国女足在场上的无奈之处,但背后反映的是,我们在一些关键位置的青黄不接。

  我们找不到身体层面出色,能力方面也足够全面的中场球员,我们找不到可以提供支点能力,足以接班王珊珊的未来领军人物,所以哪怕是在友谊赛性质浓厚的东亚杯,我们也只能使用王珊珊、张睿、张馨等球员。

  而反观日本队,首发11人全部低于28岁,射门击中横梁的植木理子,今年更是只有21岁。

  在亚洲范围内,中国女足的更新换代速度已经落后于老对手,一些关键位置的青黄不接,让我们在东亚杯也不得不使用老球员,最终还没有取得令人满意的成绩。

  而中国女足的对手,并不仅仅局限于亚洲范围。

  在东亚杯开打的这段时间,女足欧洲杯和女足美洲杯也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当中,英格兰女足和瑞典女足之间的半决赛,全场射门数两队相加足有29次,激烈程度甚至不亚于一些男足的低强度比赛。

  作为中国女足的旗帜性人物,孙雯都表示:“她们90分钟在高能力高强度对抗,对我们来说是很震惊的。”

  所以,竞争形势的严峻程度其实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,水庆霞和她的姑娘们面前的工作,还有很多很多。

  根据日程的安排,东亚杯结束之后,中国女足将会开始在美国的拉练计划,一些在欧洲效力的球员也会赶赴当地,与大部队会合,然后进行10场与职业联盟球队的对抗赛。

  所有的一切,都是为了明年的女足世界杯。

  2023年的女足世界杯,将会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举行,这将是扩军之后的第一届女足世界杯,参赛球队将由以往的24支增加至32支。

  和男足世界杯一样,扩军就是为了做大蛋糕,提高女足运动的受欢迎程度,但对于身处其中的球队来说,扩军也意味着比赛任务的增加,以及达成目标的难度提高。

  过去在24支球队参加的赛制下,两个成绩最好的小组第三名也可以晋级到十六强,中国女足在2019年的女足世界杯上,正是凭借这一规则完成了小组出线的目标。

  随着扩军到32支球队之后,8个小组,每组4支球队,完美的数字分布意味着只有小组前两名才能晋级,这对于中国女足来说,显然是个坏消息。

  大赛成绩,向来是评价中国国字号球队主帅的唯一标尺。

  前任主帅贾秀全的差评,其实早在东京奥运会之前就已经层出不穷,但他之所以可以坐住位置,就是因为2019年女足世界杯完成目标,而且后来也带队杀入了东京奥运会。

  而之所以奥运会之后坐不住了,就是因为奥运会上的成绩不佳。

  所以,类似的考验也会来到水庆霞的头上。明年的女足世界杯如果能够晋级十六强,那么她就可以继续执掌球队,如果同样只能获得一个小组第三,那么等待她的也只是下课的命运,这一点她自己应该非常清楚。

  哪怕她带队获得了亚洲杯冠军。

  比赛结束后,水庆霞在场边接受了媒体的采访。

  当被问到年轻球员在本届赛事上的发挥时,水庆霞表示“挺好的”,“希望她们通过比赛,个人能力得到提升,也增加自己的野心。”

  这一点的确如此,唯有走出国门,和日韩这样的强敌过招,大家才能发现彼此之间的不足,而在这样的比赛下,我们也可以看到整支球队的缺陷,比如我们发现了一名不错的后卫,但中场和前锋,恐怕还要继续寻找。

  找得到的话,世界杯就还有希望。

  (牧子)

声明:新浪网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!
服务热线
官方网站:http://www.cairao.icu/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六(09:00-18:00)
联系我们
QQ:1799624103
邮箱:1799624103@qq.com
地址: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光谷大道国际企业中心
官方微信

Powered by kok娱乐体育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系统 © 2010-2028 BOB体育中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kok娱乐体育-从亚洲冠军到东亚亚军 中国女足出现新的隐忧